????两种菜叶放进一样加过白色粉末的水中,却意外出现了两种不同的现象,一边的菜叶颜色迅速变深,而一边则是从菜叶表面析出些许类似油脂的东西,漂浮在水面上。

????“王上,这……怕不是一种毒。这边的一种是枰熠花提炼出的毒粉,不溶于水,可在短时间内致死,经常是用于杀死牲畜,洒在青草之上只需眨眼的功夫便可被吸收,这水中加了耘栖草的粉末,它会凝结成一团柳絮般,肉眼可见,极易被发觉。”

????御医将其中一碗往前推了推,随即看向另外一碗,见那菜叶颜色变深后,更是一脸的疑惑。抬手随意的将菜叶捞出来扔在花盆中,长出了口气。

????“这东西严格来说并不算是毒,只是一种有些毒性的草罢了。民间称其为苦鸦草,食之味道苦涩,不过有书籍记载,若是长期食用则会使人神志不清。不过这样苦的东西谁也不会长期食用,怕是这菜的周围长了苦鸦草才会如此。”

????分析的如此透彻,倒是让唐喻斟茅塞顿开,挥退御医当即转过身看向苍鹭。

????“今日送菜可见着什么人了?”

????若是唐喻斟不提,怕是苍鹭自己都要忘了。回想起路上的事,苍鹭便急急跪地请罪。

????“王上恕罪,实在是属下疏忽,到栖梧宫前先是沈才人询问,随后香屏又端着些杂物询问属下说是用旧了该要如何处理。想必是属下解释之时并未在意身侧的篮子,让那香屏钻了空子。”

????听了这话,顾灼华都是一阵惊讶,这沈卿不是前一阵子还为了唐喻斟和她过不去,怎的还有胆子陷害唐喻斟?还是说,她的深情根本就是演出来的,为的不过是争取更多和唐喻斟在一起的时间方便下手?

????顾灼华凑到唐喻斟耳边说了在储秀宫时沈卿表现出的痴情,唐喻斟听完便更是气愤,抬手将桌面上的东西尽数打落,沉声道来。

????“好一个心思深沉的沈卿啊……八成是摄政王的人,当时孤王的暗卫并未查出来,倒是让她有了可乘之机。既然她想要,那孤王便满足了她。”

????眼见顾灼华也没什么精神,唐喻斟也没再打扰她,当晚更是直接去了沈卿的宫中,沈卿还以为唐喻斟并不在意那两只小兔子的死活,随即上赶着直接拥住了他,更是故意放软了声音。

????“王上可算是来了,您都不知道,卿儿这里总是冷清得很,每每到了夜晚,妾身都总是忘了点灯呢。王上一来便不一样,能让这殿中都暖起来呢。”

????先前唐喻斟还当沈卿是个温柔懂事的大家闺秀,但一想到她或许是唐风松的人,之前积累起来的好感便是瞬间消失殆尽。

????“卿儿可真会说话,不过你应该知道孤王是为什么来的,还不快去沐浴?”

????唐喻斟轻轻吻了沈卿的脖颈,语气却是不带温度的冰冷,沈卿只当他是累了,留了香屏伺候便去沐浴,出来时更是故意衣衫不整。

????香屏识趣的推到门外,唐喻斟则是随手拿过沈卿的手帕将她的眼睛蒙起来,故意笑道。

????“今日我们来玩些新鲜的,卿儿一定喜欢。”

????言简意赅,丝毫不带温柔或是愤怒,只是处于本能般的发泄而已。

????那一夜,沈卿几乎被折腾的快要晕过去,只是她固执的把这当做是唐喻斟对她的爱,欢心而雀跃。

????自那一日起,唐喻斟几乎每晚都去沈卿宫中,就连竹枝都有些意外,忍不住问了顾灼华。

????“姑娘,这是怎么回事?为何王上忽然对沈才人如此上心了?”

????“哪里是上心啊,那是打击报复!他觉得沈卿或许是唐喻斟的人,故意折磨她呢。等气消了就好了吧,这些琐事咱们就别操心了,来玩游戏,上次输的还没赢回来呢。”

????一连几日伺候唐喻斟,沈卿也是疲惫不堪,不过一想到唐喻斟和他缠绵的情景,沈卿便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????那日特意打扮了一通,带了唐喻斟赏赐的金簪到了御书房内,又是端茶又是揉肩。

????“王上今日在御书房坐的可比昨日久了些,妾身让厨房准备了雪梨银耳羹,如今秋深最是干燥,您不妨过去尝尝。”

????沈卿来的可以说很不是时候,御书房内此刻并不是只有唐喻斟一人,而是还站着另一个议事朝臣。或许是沈卿故意如此,抑或是她一时得宠并未在意,但终归她是站在此处,让朝臣难堪。

????“卿儿你先回去休息,孤王还有些事没处理好,你在这里,实在是有些不方便。乖,晚上就去找你。”

????说着,唐喻斟的手便牵起了沈卿的手,在她的手背落下一吻,只是自始至终,唐喻斟并未看向她的眼睛。

????这样也好,总之不是顾灼华一人独占着唐喻斟便好。

????“那王上也要注意身子才是,早些来和妾身说话。”

????看着沈卿离开,唐喻斟才恢复平日里略带笑意的神情继续和朝臣议事。午后,唐喻斟便到了栖梧宫,如释重负般倒在软榻上长出一口气,像是做了什么体力活一般。

????“还是嫣儿这里让人放心,不会有人死皮赖脸的粘上来。”

????顾灼华端着一盘葡萄吃的正开心,见唐喻斟如此一说,倒是直接笑了出来。

????“谁,沈卿么?那可真是要了命了。”

????“跑到御书房去也不是第一次了,看来我得晾她几日才好。嫣儿,今晚你这有没有地方给我住?”

????“有,地下还是偏殿小卧房,你自己选。”

????和唐喻斟同处一室却毫不在意的,怕是顾灼华一人,不过谁让她有体贴入微的云暮师兄,又有深情霸道的荣钦哥哥呢。

????话虽如此,唐喻斟本身也是对顾灼华并没有什么想法的,除了习惯规矩的格格不入,还有那种,不愿亵渎的感觉。毕竟顾灼华的性子和他夭折的妹妹太像了,而与此同时,顾灼华又像是曾经的他自己。

????把情义放在首位,不惜为这二字付出一切。

????守着她,便是守着曾经的自己了。

????——内容来自

????。6

欢迎大家访问:萝卜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69novel.com/book/64315/175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