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儿电儿见引动如此声势,兴奋得跳起来狂呼,风儿雨儿也尖叫,藤甲军更是放声嘶吼。

  裴本和段烈听见外面动静,以为出了什么事,急忙赶来察看究竟。看了也不明白,忙拉着一个人就问。因为呼声如潮水,寻常问话对方听不见,竟要用吼的。

  “出了什么事?”

  “啊?”

  “我问出了什么事——”

  “啊是这样……”

  对方是欧阳家下人,忙凑近他俩耳边,大声告诉了原委,他们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  裴本顿时双眼放光盯着街面上李菡瑶的背影,一手紧紧攥着段烈的胳膊,压低声音激动道:“如何?兄没骗表弟吧?瞧见没,在京城王壑张谨言呼风唤雨,江南是李菡瑶的地盘,谁来也不行!谁来也不行!不行!”

  段烈根本听不见。他紧闭着嘴唇,身子轻颤,那是激动的。——他瞬间便拿定了主意。

  段存睿等官员都目瞪口呆。

  西疆禁军也傻傻地呆看着。

  赵朝宗气呼呼地看着李菡瑶心想:“这死丫头!还真有些本事。非得纳哥哥才能降服她。”

  李菡瑶面对这情形,并没有喜形于色,她慢慢敛去笑容,一股豪情从心底缓缓升腾,再向四肢百骸扩散;同时,一股沉重的压力当头罩下来,压在心上。

  她体味出社稷民生的分量:

  重逾泰山!

  不过,她能担得起!

  眼下这情形,她须得做些什么。

  落无尘也这样想,轻轻推搡了她一把,低声道:“去!”一面示意风儿拉马来。

  李菡瑶上前,抬起左脚踩上马镫,双手扳着马鞍,借力一纵身,右腿从马后划过一条利落的弧线,锦袍下摆跟着掀起,如同一片云,飘上了马背,然后坐正,挺直腰背,抬起玉雕般一张脸,乌黑杏眼看向长街那一头。

  落无尘和方勉侍立马前,一青一白

  火凰滢和鄢芸站在马后,一紫一白。

  再后面是胡清风、郑若男等人,再后面是鄢芸带来的一百藤甲军,正容肃立,满面萧杀。——胡齐亚派他们跟鄢芸过来,以壮声势,果然派对了。

  李菡瑶提气扬声,但声音并不高亢,向着长街宣告:“即日起,徽州、湖州、临湖州免农税三年,商税减两成。”

  她并非哗众取宠、不顾后果地下令免税,随着这道政令出口,她心里已然有了增收的办法。

  明主临朝,当休养生息。

  充实国库,当另觅途经。

  此时,长街寂静无声。

  人们都在咀嚼这话的影响。

  因为,这太出人意表了,之前李菡瑶只说减免税,可没说直接免了,这完全是两回事。

  落无尘却立即转身,对鄢芸低声说了两句话。

  鄢芸点点头,也转身冲藤甲军一少年低声吩咐了两句;那少年低声道“是!”再回身交代属下。

  很快,十个藤甲军出列,朝长街两头奔去,一面跑,一面向街道两旁的店铺和民居大声宣告李姑娘发布的新政;等到街道尽头,又各自分散,奔向四面八方。

  同时,火凰滢也向县衙班头交代就任以来第一道口令,令他急速带领三班衙役宣告此令,详情等她去了县衙,会发布公告,张贴出来,晓谕百姓。

  段存睿等人面色大变。

  竟敢免农税三年?

  这江南的官还怎么做!

  李菡瑶可不管他们,宣告了这条政令,她心头一片清朗,身体轻盈如大鹏展翅,飞上高空。

  头顶是浩瀚青冥!

  脚下是壮丽山河!

  她不禁笑了。

  落无尘看着马上的男装少女,心情说不出的感慨,绝非“爱慕”一词能囊括。他觉得李菡瑶天生就是王者,随意发挥便影响深远。如上次潘梅林算计太平工坊,她为了解救李家,竟不声不响分股给工人,和这次的免税一样,都是利民的壮举,等闲男人也不敢决定的。

  不过,他为她高兴。

  同时,他还很自豪。

  若说李菡瑶的成长离不开李卓航的教导,也少不了他落无尘的帮助。比如李菡瑶那一手狂草,若非他当年的点拨,哪里会有今天的成就!听说李菡瑶留书太庙,他说不出的喜悦,晚上睡着了也嘴角含笑。

  如今,她更离不开他!

  正想着,李菡瑶低头看过来,落无尘欣然一笑,朝长街前方点点头,示意她“走吧”。

  李菡瑶便策马前行。

  落无尘也翻身上马,紧跟上去,只落后半个马身。

  方勉自不能拉下,也急忙上马跟上,余者如火凰滢等纷纷上马,簇拥着李菡瑶去了。

  赵朝宗冲段存睿等官员一挥手,示意众人快跟上,他自己一马当先,带着一千亲军紧跟在藤甲军后面,那情形仿若他已经奉李菡瑶为主了一样。

  原来,他找出新想出一个压服自己不得妄动的理由:若是王纳哥哥在此,会不会赞成减税呢?

  王纳哥哥肯定会赞成的!

  他设身处地替王壑想道。

  既然这样,他为何要跟李菡瑶作对?不如顺水推舟促成这件事,只要眼下江南不乱,将来横竖有王纳哥哥和世子哥哥来收服李菡瑶,他还省心了呢。

  反复劝自己半天,才心定。

  因为藤甲军提前宣告,这一会儿工夫,李菡瑶减税的消息便迅速传开,市井百姓均议论纷纷,惊喜固然惊喜,怀疑的人也不少,毕竟李菡瑶只是一个商女,虽然造反,现在还不成大气候,发布减税命令管用吗?

  一时间,说什么的都有。

  有人怀疑,便有人支持,况且寻常百姓哪个不希望日子好过?既有这希望,便不容人破坏。

  “怎么就不管用?李姑娘说杀贪官,不就杀了!”

  “对,才杀的呢,街市口那血还在呢。李姑娘说话最算数,她还作主分股给工人了呢。”

  “她还夺了玉玺呢。这减税的命令只要落到纸上,再盖上玉玺,那就是皇帝的命令。谁敢不遵?”

  “就是!听说李姑娘去了京城,进了皇家太庙,给死去的皇帝们留了一幅字,说他们的子孙太不成器了,所以她要造反,要为天下老百姓做主……”

  “你就扯吧,女人能做皇帝吗?”

  “她爹不是男人吗?”

  ……

  还没等争出个头绪来,李菡瑶便在落无尘等人的簇拥下顺着长街过来了,红衣红马,十分耀目,身后的藤甲军、西疆禁军杀气冲天,众官员神情肃然。

欢迎大家访问:萝卜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69novel.com/book/61295/53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