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蝉不敢说。

  想了想之后,这才小声开口道:“五姑娘累了,这会儿在偏殿歇着呢。”

  五姑娘累不累,夏蝉是不知道的。

  但是歇着是不可能歇着了。

  孟南乔倒是没多想。

  毕竟妹妹在她眼里,弱小可怜又无助的。

  夏蝉说在休息,那一定就是在休息。

  她身上如今有了力气,也开始在心里算计着,是不是要搏一下的。

  她不止一个人,还有妹妹需要安排。

  小姑娘不愿意离开自己,当初她出嫁的时候,小姑娘抱着她哭得就差没直接跟着上了花轿。

  如今她自己身体不如意了,怕是撑不过这个冬天,想安排小姑娘。

  孟南乔也不舍得。

  可是却又不得不这样做。

  只是小姑娘并不想走,孟南乔也为难了。

  身体好点了,孟南乔想的也多了些。

  不过,秋鸣很快回来,上了饭,她喝了一小碗粥,又喝了药。

  最近两年身体不好,一直喝药。

  孟南乔对于药味儿还是有些辨别的。

  一喝今天晚上的这个药,就不太一样了。

  “换药了?”知道杜府不可能请大夫回来,她喝的一直是之前的药。

  可是如今这味道不太对啊。

  秋鸣倒是没想到,自家主子的嗅觉会这么敏感。

  “嗯,五姑娘请了个大夫回来,又重新给开了药。”秋鸣没撒谎,该说还得说。

  柴房里还关着两个大活人呢,早晚也是瞒不住的。

  孟南乔一听,还愣了一下。

  杜府给她请大夫?

  想想都不可能的好吧。

  这杜府的根子都坏透了。

  孟南乔如果不是身体撑不住了,还真想跟这些人好好的斗上一斗。

  可惜……

  孟家倒了之后,她心里的那股子气也倒了。

  如果不是放心不下小妹,她怕是早就已经撒手了。

  可是,如今杜家给她请了大夫?

  不再说,临近年关,请大夫不吉利了?

  这是又起了什么主意?

  莫不是还想算计着小妹?

  思及此,孟南乔眉眼冷了冷,倒是没难为秋鸣她们。

  一看孟南乔没有多问的意思,秋鸣还暗自松了口气。

  就算是她性子爽利一些,让她来说,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样说。

  五姑娘是绑了杜家的金贵少爷,也便是她们的姑爷过来,威胁着杜家请的大夫。

  如今那个就差被杜家供起来的少爷,还被绑的跟死猪一样,放在柴房呢。

  哦,对了。

  她们一向柔弱无骨的五姑娘,这会儿正在柴房里训人呢。

  不过没出声,估计手段应该还算是温柔。

  东姝手段温柔?

  曾经被捅死的大佬们表示:呵呵。

  这会儿,东姝正在柴房里,考验渣男少爷跟白月光的感情呢。

  “我姐姐今日还未醒,说好了剁一根手指头,你看看,你们谁先来啊?”东姝手里提着从小厨房拿来的菜刀,刀在手里挽了一个刀花之后,刀柄又重新落到了东姝手里。

  十分沉稳,半点也没出差错。

  杜家琰看完之后,咽了咽口水,但是他出不了声。

  当然,出不了声了。

  孟南乔身体虚,他们鬼哭狼嚎的,吓着人怎么办呢?

  所以,东姝顺手从小厨房又拎了两块抹布过来。

  一人一块,把嘴封的严严实实。

  因为杜家琰嘴大,一块抹布还不够。

  东姝把他衣服直接扯了一块,塞进去。

  也就是东姝心地善良,不然的话,怕是要直接揪袜子了。

  杜家琰:???

  神特么心地善良。

  东姝的菜刀在手里又转了两圈。

  那刀转的太快,在空中还飞起了花。

  然后,稳稳又落了下来。

  李姨娘吓得眼泪都止不住了。

  可是东姝却并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。

  “那从你先来喽,杜家少爷,毕竟你旁边这个,可是你心心念念的青梅竹马,此生唯一,此生挚爱,还帮你怀了一个枕头呢。”东姝言语带着笑。

  前面说的还算是正经。

  可是最后一句,画风突然变了。

  杜家琰一想到,李姨娘居然敢骗他,便气得够呛。

  再加上,什么所谓的此生挚爱,也就是说说好听。

  真是此生挚爱,后院那一堆的庶子庶女算怎么一回事儿?

  不过,此时杜家琰顾不上气别的了。

  一听说东姝要剁自己的手指头,忙猛烈的摇了摇头。

  不情愿的意思十分明显。

  东姝看着两个人说不了话,还挺难受的。

  想了想之后,又把两个人嘴上的东西揪了下来。

  李姨娘想尖叫,结果下一秒,菜刀从她的眼睫毛上飘过。

  李姨娘吓得噤了声,一动也不敢动。

  “说吧,先剁谁的,你们商量着来,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,如果你们商量好结果的话,我还是愿意尊重你们的。”东姝说完,还冲着他们露出一抹自认为纯良的笑意。

  结果,李姨娘吓得差点没尿出来。

  可是,他们大半天没进过食,也没进过水,没东西排……

  “剁她的,剁她的,我是杜家少爷,孟北嫣,你怕是疯了,我是你姐夫。”杜家琰这个时候,还在自恃身份呢。

  头扬得跟只战斗的公鸡似的。

  结果,东姝一刀下去。

  砰!

  直接在他两腿之间的椅子上停住。

  那刀距离他的神之命脉,只有不到两指宽的距离。

  杜家琰只觉得呼吸一紧,整个人僵的不敢动。

  想说话,想扬头?

  他根本就做不到啊。

  而李姨娘一听,也是柔弱的抹着眼泪:“夫君,相公,怎么可以剁我呢,我是你最疼爱的蝶儿啊,蝶儿怕疼,夫君……”

  这小声音,能酥到人的骨子里去。

  可惜,东姝不解风情惯了。

  对于这样的声音,只觉得吵。

  所以,一把又将菜刀给拎了回来。

  “小点声,吵到我姐姐了,我就剁你们两根手指头。”东姝的声音明明很轻。

  可是李姨娘吓得,却是一动不敢动,不过嘴巴却是老实的闭上了。

  显然,她对于东姝手里的菜刀,还是极为畏惧的。

  而杜家琰这个时候,还想扯着嗓子吼。

  不过想想东姝刚才那一刀下来的位置,又哑了声音:“不可能,蝶儿,为了夫君,你可以忍的吧,剁你的吧,我是男子,还需要在外行走,你只需要在后宅就可以,剁掉一根手指也不算什么的。”

欢迎大家访问:萝卜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69novel.com/book/61172/274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