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

  周卫芳摆摆手,有气无力地说:“算了算了,你继续说下去。”

  “然后我在复华谈了个新女朋友穆瑾萱,下次带来给你们见见,还有替我管理经纬珠宝的兰欣婷,在经纬金融上班的虞嫣,另外我从缅电带回来个山里姑娘阿花,还有我高中班主任白婕白老师,和校长叶婧柔。”沈一凡干脆把目前身边的女人全报了出来,伸头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反正今天见到孙子后爸妈心情都很好,正是告诉他们真相的好机会。

  沈世兴和周卫芳夫妻俩听得是目瞪口呆,他们儿子居然把高中时的班主任和校长都祸害了,这是学生该干的事吗?!

  足足愣了半分钟,他们才回过神来,随后周卫芳结结巴巴地问:“这些女孩子图什么啊?”

  “妈,你能不能对你儿子有点信心?人家年薪十万的男人养个老婆很正常吧?那我一年起码赚上千万,养上十几、二十个老婆不是很合情合理嘛。”沈一凡决定采用崩溃疗法。

  “你,你,你这臭小子!”沈世兴气得说不出话来,白婕和叶婧柔他都是见过的,这俩美女对成年男人的杀伤力极大,现在居然都成了他儿媳妇,让他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周卫芳则不满地说:“你靠金钱维持的感情,能坚持多久?何况你还同时谈那么多个,你忙得过来嘛!”

  “爸、妈,其实我和她们都一起经历过很多事,不光光是靠金钱把她们留在身边,你们不用担心我的能耐,她们愿意跟着我都是有原因的,我相信她们不会随便离开。”沈一凡终于正经的回答道。

  沈世兴也在劝老婆: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你儿子这么有本事,你应该高兴才对,只要他没有欺骗那些女孩子就好。”

  生了一会闷气的周卫芳在老公的劝说中暂时放下这事,开始商量等黄奕雯出院后这里该怎么住,还需要添置一些什么家具。

  沈一凡告诉他们苏静怡也要搬过来一起住,三人研究过后,决定让黄奕雯和沈一凡一起住在主卧室,既然连孩子都有了,那俩人肯定得培养一下感情,夫妻恩爱才会让孩子健康成长。

  苏静怡可以住在他们旁边的次卧,至于沈一凡爸妈,则住在另一套房的次卧,那套房的主卧是以前林梦夕住的,还是给她留着,等着她回来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第二天一早,周卫芳就在沈一凡的带领下去小区附近的菜市场买菜。

  坐月子期间,除了让产妇获得足够的营养外,最重要的就是催奶,所以她买了鲫鱼、豆腐、猪脚和黄豆,又买了点番茄、鸡蛋、青菜以及香菇,要保证产妇营养均衡。

  上午周卫芳就是在厨房间忙碌,沈世兴打下手,而沈一凡则去了家居市场,买了婴儿床和其它新生儿需要的物品。

  接近中午的时候,沈一凡开车送老妈去医院,两人用餐盒装了两大袋的菜,有豆腐鲫鱼汤,黄豆焖猪脚,番茄炒蛋和香菇青菜。

  母子俩将月子餐送到病房时,黄奕雯感动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,而为了培养两人的感情,沈一凡被周卫芳赶去喂黄奕雯吃饭。

  黄奕雯此时已经能坐起来,虽然有点尴尬,但沈一凡能喂她吃饭让她心里甜滋滋的。

  小可乐之前被护士带过去洗澡,送回来后感觉比刚出生时干净了不少,也更加的可爱,让周卫芳抱着都不肯放手。

  沈一凡趁他妈不注意,偷偷告诉黄奕雯:“吃不下剩下来也没关系,其实我妈烧的菜很一般,想吃什么我待会给你去买。”

  黄奕雯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轻声说:“瞎说什么哪,你妈烧的菜挺好吃的,再说饭店里的菜哪有自己家做的健康!”

  “你能接受就好,我担心你就是为了照顾我妈的面子勉强吃下去。”沈一凡边喂了一口番茄炒蛋边说,那边周卫芳看到了,还在提醒他:“鲫鱼汤一定要喝完,既有营养,又能催奶,猪脚也多吃点。”说得黄奕雯脸都红了。

  吃过饭,在月嫂的建议下,黄奕雯开始尝试给小可乐喂母乳,沈一凡特意避开,跑去阳台看风景,那群女人凑在一起聊的话题都比较私の密,他和黄奕雯的感情又不够深,留在那不合适。

  下午的时候,沈一凡尝试着给儿子喂奶粉,换尿布,体会一下当父亲的责任,周卫芳看着儿子手忙脚乱的样子,没有去帮忙,而是幸灾乐祸的想:最好儿子身边那些女人每个都生一个娃,忙死他,让他脚踩几条船!

  ……

  ……

  黄奕雯住院期间,沈一凡依然跟其他女生保持着联系,并告诉了她们黄奕雯和孩子的事,除了李吟霜,因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。

  那些女生多多少少会有些羡慕嫉妒,但同时又很想看看沈一凡的儿子长什么样。

  沈一凡告诉她们自己爸妈已经知道她们的存在,会安排个时间让她们上の门见面,这让她们又是欣喜,又是紧张。

  与此同时,黄奕雯和沈一凡家人的关系在急速拉近。

  到了现在这地步,她的选择已经非常明确,那就是留在沈一凡身边,好好抚养他们的孩子长大。

  她愿意和其他女人共享沈一凡,即使没有名分,她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地位,因为她现在拥有十分明显的优势,她为沈一凡生下了第一个孩子,还是个儿子,这要是在古代皇宫,那就是太子的最佳人选啊,毕竟沈一凡和正妻李吟霜的关系很疏远,他们会不会有孩子都很难说。

  她和沈一凡渐渐亲の密起来,做很多事,比如喂の奶的时候都不再避讳这个夺走她第一次的男人,其实他们之间早已坦诚相见过,自己的心也早已在他身上,实在没什么好避开他的。

  不过当她的奶の水过于充足,小可乐喝不完而导致涨の奶疼痛时,让她害羞的状况发生了。

  月嫂建议让她“老公”来喝,省得还要忍着痛苦挤出来。存了一段时间的奶毕竟不新鲜,倒掉又过于浪费。

  沈一凡没有意见,儿子喝不完,让老子来处理,天经地义。

  黄奕雯虽然还不习惯和沈一凡的亲の密接触,但为了拉近两人间的关系,还是含羞同意。

  于是其他人都识趣的离开了病房,小可乐也被抱走,留下小两口独处。

  黄奕雯不敢直视沈一凡,干脆拿了块毛巾挡住了自己的脸。

  沈一凡则是先好好的欣赏了一下,其实那次两人办糊涂事时,他醉醺醺的,根本没仔细端详过黄奕雯的身体。

  另外,哺の乳期间女人的重要部位至少比以前大一个罩杯,不好好利用有点浪费。

  所以他没有急着动口,而是先摸の了摸,觉得手感不错,于是好好揉の了揉。

  黄奕雯被他摸得很不自在,终于憋不住问道:“你在干嘛呀?”

  “啊?喝前不应该摇一摇吗?”沈一凡装傻。

  “讨厌!”黄奕雯羞得不行,把毛巾扔在了他脸上,不过当沈一凡真的张嘴咬の住,然后开始吮の吸时,她又忍不住娇の呼一声,听得沈一凡心痒痒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沈一凡一家忙着照顾黄奕雯和小可乐的时候,他在外有私生子的事已经传到了青城派那里,并由于某些人的肆意传播,弄得人尽皆知。

  几位长老都十分震惊,因为他不光败坏了青城派的名声,更是深深伤害了大小姐李吟霜。尤其传功长老李存益,义愤填膺地认为应该剥夺沈一凡掌门之位。

  很快,青城派高层在李吟霜东华的别墅内集合商讨这件事,除了四位长老外,列席的还有李吟霜、李平和李三立,不过李剑波依然不见踪影。

  传功长老李存益和持宝长老李汉良显得格外愤怒,要求沈一凡过来给个说法,并坚决认为沈一凡没资格继续做青城掌门,他所得的一切都应该还回来。

  执法长老李光梁和护教长老李国忠同样很愤怒,但他们却明白,掌门这个位置现在只有沈一凡能做,虽然他的行为有点过分,但还是要给他机会。

  双方争执不下时,李吟霜的意见就显得格外重要。

  此时的李吟霜出人意料的冷静,照理说她才是最大的受害者,但她却很平静地说:“沈一凡和那个女人的事我早就知道了,是沈一凡亲口跟我说的,他们在一起也是我同意的。”

  “呵呵,大小姐,你这又是何必呢,到现在还在维护那个人渣,没有他难道就真的不行了?”李存益语气不善地说。

  “我只关心他的能力,不重视他的人品,只要他能带着青城派在华夏站稳脚跟,他就永远是我男人。说起来,李剑波之前做过的事,不比他好多少吧?”李吟霜毫不退让的回应道。

  李存益被噎得无话可说,自己儿子确实更差劲,关键是实力方面还不如沈一凡,白白多活了二十多年,所以他无力反驳,只能重重哼了一声,拂袖而去。

  很快李汉良也跟着离开,屋内剩下的都是支持李吟霜的人,李光梁这时怒气冲冲地说:“没安好心的人都走了,吟霜,你现在到底什么想法跟我说说,你要是不开心,我去揍那小子一顿给你出出气!”

欢迎大家访问:萝卜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69novel.com/book/21253/965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