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孟杨听着“孟杨格”这句话,在蒙来的慌乱中摇了摇头。

????说到这,他确实比孟来大,才几个月大,但他从来没有被称为孟阳兄弟。

????此时,孟阳懒得再做任何计算了。看着孟子的孩子们不敢看他,他的心与其说是快乐,不如说是悲伤。

????望着远离孟的德,落在远处,嘴角微微张开,花开满惊喜的孟悦,孟扬歉意的微笑。他从人群中经过,来到悦悦身边,低声说:“我不是故意要把你藏起来,只是没时间说……”

????话音刚落,孟阳苦笑了一声,默默地离开了孟家盟。

????说实话,孟阳并不想这样做,这确实令人信服,毕竟,都是孟子。

????虽然不太受欢迎,但仍有一个地方属于孟子。

????他以前有过无数次的幻想,超越那些羞阿辱过他的人。

????但当他真正超越了,他突然觉得这样的想法有点可笑。

????虽然过程很愉快,可惜缺乏成就感,好像做了一件很简单的事情。

????正当他离开盟军大厅时,一个甜美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:“每一个小弟弟……”

????杨孟回头一看,原来是越冬小跑过来,习惯性地捶打着杨孟的胸膛。他笑着说:“你藏得很深,你很坚强。”

????杨先生尴尬地摸了摸鼻子。“别拿我开玩笑了,悦姐姐,但今天的生意不是我想要的,我……”

????孟岳打断了孟杨的话,调皮地眨了眨眼睛,用我知道的眼神看了孟杨一眼,安慰他说:“别往心里去。而对于孟i来说,他还很年轻,磨练着自己的脾气,在不断的成长中学习。有时他的表现让别人失望。”

????杨孟不禁惊讶地看着岳孟。

????“你有什么表情,使我以前很难成为一个任性固执的人”

????孟杨马上摇了摇头:“到底在哪里,姐姐孟悦是善良的,是非分明,人爱不说,温柔体贴,而且是个漂亮的女人,姐姐,简直是一流的。”

????“只有你的孩子会说话。十天后,在狩猎的那天,你是孟子,加入孟子的联盟,然后我们一起狩猎!”小猪高兴地笑了,但是他的语气很严肃。

????“孟家盟的人恨我,不加入,省得他们麻烦,而且即使我同意,孟家盟创建孟科也不会同意,如果姐姐孟岳有理由,我们就一起打猎,得到一半的东西,一个人。”

????“好吧,十天后,我们将在联盟大厅前集合。我们必须来!”

????小猪失望地嘟囔着,但心里还是很高兴。

????郑梦阳点点头,和岳伯伯说了几句话,就离开了联盟大厅。

????“今天还早。你最好到六楼的健身房去看看。《孟家盟战》让我看到了刀qiāng的艺术。它仍然需要时间来熟悉它。我听说武甫身体的六楼是铁的,它的战斗力是可怕的。它应该是一个好伙伴。”

????说完,孟阳立刻向延武殿的方向走去。

????联盟馆离运动馆很远。孟阳走了两步才走到门前。

????然而,当我们到达运动大厅时,天已经黑了。

????抬头望去,仍能看到斑驳的暮色。

????像往常一样,穿过武馆,进入练兵房。但是当他刚踏上五楼的时候,他被一个黑影吓了一跳。他迅速做了一个自卫的姿势,退后几步,喊道:“人是鬼!”

????半响的黑影做出了反应。带着轻微的颤抖,孟杨抬起了头。立刻,孟杨惊呆了。

????“你这是”

????“啊,哥哥,我终于等你了。这对我来说是糟糕的一天。我不认识泰山。看,这是我为你准备的宁令草。以前的轻率是一种误解。”

????影子看见了孟阳,高兴极了,立刻抱住孟阳的大腿哭了起来。

????直到那时,孟杨才确认那个影子就是昨天差点撞到他的那个年轻人。

????看着对方的怒吼,孟阳一边递上一袋灵石,一边又哭又笑,“昨天,我忘了,这袋灵石你也收起来了,我很好奇,你什么时候能让徒弟留下来,你是棉被,是被单,是难以过夜的吗”你哭得太没技巧了!”孟阳说,一些年轻人不能把它放在,尴尬的笑着:“我是等待激烈的兄弟出现在这里,守护它,想这激烈的兄弟很快就会来培训内阁,这不是,嘿嘿嘿嘿……”

????孟阳默默地看着一个凶狠的哥哥,心想:“你恐怕弄错了,你看起来比我大十岁。这样叫我不会表示对我的仇恨。”

????“哥哥孟真的能笑,你的事情我能理解,你可以放心,我不会说出来,然后说,训练的道路,力量是受人尊敬的,哥哥孟不平凡,端庄,天生配得上哥哥的名字……”年轻人表现出尊重,语气很严肃。

????“噢!”

????蒙阳知道他的力量不会隐藏太久,直到几乎没有反应,但这平静的看着落入眼睛的年轻人,更多的尊重,他觉得他不仅猜对的,而且这激烈的哥哥,我害怕,比他想象的更强。

????他怎么敢犹豫,又把一包灵石递到他手里

????“孟哥哥,你一定要带上这袋灵石,否则我就抓住你的腿不放,除非你把我踢死,否则我不会松开你的腿,但是你有没有勇气,你不能忍受,这里有一个训练柜,你不能打,即使你能打……”

????“是的,我喜欢,我喜欢!”

????在蒙阳有星星和月亮。孟阳需要比普通人更多的凝结草。现在,有些人送枕头。他们没有理由不接受他们。相反,这个人虽然外表平凡,话多,但逻辑思维清晰,思维细腻。他能推断出我的身份,即使这并不简单。

????得到宁令草后,年轻人像个生气的儿媳妇一样站了起来,低着头,静静地等着孟阳的起落,孟阳听了哑口无言。

????“我叫孟阳。你叫什么名字”孟阳点点头,笑了。

????“我的名字叫荣山,天城人!”

????“我们没有撞到对方,我们不认识对方。明天见。我们可以互相交谈。这是我们的告别……”

????荣山嘴角一缕青烟,抱起拳头一敬:“自然自然,那就别打扰孟阳师兄修行……”

????话音刚落,孟阳就准备上六楼去了。

????但是,我们刚走到第sān jí台阶,身后又传来了一个惊讶的声音。

????“孟阳兄,原来的七折修起来难吗”

????孟杨迈了一步,疑惑地回头看。虽然不清楚荣山的意思,但他摇了摇头说:“不!”

????荣山听了回答,猜想是杨伯伯不熟悉六楼,便解释说:“杨伯伯一哥什么都不知道。武普在六楼的训练室并不简单。它的身体不仅是由宣铁做成的,而且除了它那可怕的硬度外,还有六只手。虽然五楼的强度比五楼的要大,但是强度是不一样的。十次,更不用说最初的六次情况,即使是七次,也很难坚持百分之百的利息。

????“六手五普,有点意思。”

????孟杨听了很感兴趣,点点头:“这不碍事!”

????“弟弟孟杨还是很小心,这六手五脚的武甫,很重,不小心,怕骨头疼裂了。”

????“谢谢你告诉我!”

????孟阳握紧拳头,顶礼膜拜,头也不回,踩着踏板上了六楼。

????还是选择靠楼梯入口的位置,推门出去后,才看到站台上,冰冷的萨法铁人的身体闪闪发光的六手武术木偶。在环视了平台之后,孟阳还发现六楼的武浦更像人。它的头不是五楼的方形木头,而是一张普通的脸,有眼睛,嘴巴和鼻子。

????手掌不是一个圆圆的凸球,而是一个有五个手指的手掌。

????。

????巅峰都市强少

????巅峰都市强少9

欢迎大家访问:萝卜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69novel.com/book/21182/1161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