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

  “以你的能力收拾秦明华当然没问题。”司鸿初关心的其实根本不是这个:“沈诗月呢?”

  “我刚送回家。”

  “昨晚很嗨皮吧?”

  “嗨皮你个头。”任侠不耐烦的道:“再跟你说一次,我开了两间房,我把她送到酒店休息之后,我自己也去休息了。”

  “这样一个美女,毫无知觉躺在你面前,你竟然什么都不做?!”司鸿初一个劲摇头:“你真是不如禽兽!”

  “我要是做了点什么那就是禽兽不如。”任侠很感慨的叹了一口气:“做点什么,就是禽兽不如,不做什么,是不如亲手,做男人好难!”

  任侠挂断司鸿初电话之后,眼下没什么事儿,就回公司上班了。

  秦明华那边,由陈志民安排,任侠只需要关注即可,用不着亲自做什么。

  下午,李继伟召集全公司中层以上干部开会,在会上正式宣布:“沈总因为身体原因,最近休病假,公司全部工作,由我来安排。”顿了一下,李继伟告诉任侠:“我最近核算了一下,发现公司人员开支实在太大,有必要减员增效。”

  任侠距离李继伟比较远,任侠本来正在玩手机,听到这话瞥了一眼李继伟:“跟我说这个干什么?”

  闫春娜就坐在任侠旁边,毕竟闫春娜是任侠的下属,闫春娜立即低声对任侠说了一句:“这是要拿咱们部门开刀了。”

  果然被闫春娜说对了,李继伟马上告诉任侠:“我觉得你们部门可以先开始。”

  任侠冷冷的问:“为什么从我们部门开始?”

  “你们部门人多事儿少。”李继伟淡淡然的提出:“我看减员百分之十,不算过分吧?!”

  李继伟这句话一说出口,所有目光齐刷刷看向任侠,等着任侠说什么。

  闫春娜似乎想说点什么,但又怕被李继伟看到,所以话到嘴边咽了回去,很无奈的看着任侠。

  其实闫春娜不说,任侠也看得出来,减员增效只是一个借口。

  前面一再提过,振宇地产是老字号企业,这就导致内部派系众多,山头林立,不同派系都有自己的诉求。

  沈诗月真正能控制的,也只是两三个部门而已,包括最重要的财务,和任侠负责的部门。

  华夏的地产业,算是全世界最赚钱的一样生意,谁能在这样一家企业扩大自己的势力,能够得到的利益不言而喻。

  李继伟也是公司老人了,有一定势力,现在沈诗月不能上班,显然给了他一个最好的机会,进一步扩大势力范围。

  减员增效只是借口,李继伟真正目的,是撤掉现在这些人,换上自己的心腹。

  那么任侠会答应吗?

  当然不会!

  自己的部门,就是自己的地盘,没有任何人会允许,把自己的人马往下削减。

  任侠面无表情看着李继伟,也不说话,把李继伟看得有些发毛:“你倒是表态呀!”

  “我表态你会听吗?”

  “我衷心希望,任总能从大局出发,为公司利益着想,从本部门精简人员……”说到这里,李继伟长呼了一口气:“现在景气不好,很多企业都撑不下去导致破产,单是咱们地产行业,很多公司资金链已经断裂。咱们公司虽然蒸蒸日上,可各方面花钱的地方实在太多,减员增效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其实从我内心而言,不舍得任何一个同事离开。”

  任侠马上说了一句:“那么不如你主动辞职吧!”

  “什么?”李继伟愣住了:“为什么我辞职?”

  “减员增效,要覆盖所有员工才公平,不能只是削减中基层。”任侠理所当然的提出:“高管也应该动。”

  任侠这话说出口,在座一些中层干部,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李继伟却有些急了:“既然动高管,你干吗辞职?”

  “我倒是想辞职。”任侠理所当然的回答:“但沈总不舍得放我走呀。”

  “你凭什么这么说?”

  “不信你问问沈总。”

  李继伟当然没法问沈诗月,他以为沈诗月仍然被绑架,根本不知道已经获得自由:“我会问沈总的。”

  “那么你先去问沈总吧。”任侠站起身来:“等沈总表态了,咱们再开会,说裁员的事儿。”

  任侠丢下这句话,迈步离开会议室,一些总层干部赶忙跟在后面。

  任侠就任部门经理和第二副总裁,已经有一段时间,本就有一些追随者。

  还有一些人,原本不是任侠这个派系,这会儿也站到任侠这边来。

  原因很简单,他们也不是李继伟这个派系的,现在李继伟要裁员,很可能裁到他们头上。

  李继伟至少有一句话说对了,当下景气不好,这些人如果真的被裁掉,出去找份新工作非常难。

  既然他们不想离开公司,自然要追随任侠,毕竟只有任侠有实力反对裁员。

  结果很多人跟着任侠出去,一转眼会议室没了一大半的人,这会已经没办法开下去,李继伟只能讪讪的宣布:“散会。”

  任侠刚回本部门,闫春娜急忙就提出:“任总,你可不能答应裁员,就算真的削减百分之十,用不了多久,裁掉的名额就会被其他人补充回来,实际上公司员工总数不会有任何变化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任侠点了点头:“公司内部人事很复杂,李继伟虽然有一定势力,其实真正控制的各级干部也不是很多,这是借机把一批岗位补充上自己的亲信。”

  闫春娜叹了一口气:“你以为李继伟只是要控制各级干部?”

  “难道不是?”任侠理所当然的道:“多少掌握点权力或者资源的岗位,李继伟才有理由控制,难道还想控制基层员工?”

  “你说对了。”闫春娜沉重的点了点头:“裁员,是大范围的事,李继伟盯上的不只是中层干部,当然也有基层员工。”

  “他要安排亲信进基层?”任侠不明白:“这有什么意义?”

  “任总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找工作多难?”

  任侠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你可能以为,咱们公司基层员工没什么大不了,但我要告诉你的是,没点门路还真进不来。”闫春娜意味深长的告诉任侠:“虽然员工聘用是人力资源负责,公开招聘之后有各种考试,但最后真正能进来的,都是跟领导们打过招呼的。”

欢迎大家访问:萝卜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69novel.com/book/21072/1373/